详情页面

河南珠宝玉石首饰行业协会专注珠宝玉石二十年

Henan Jewelry Trade Association dedicated two decades jewelery

内鬼偷金新招 钯金替换铂金

2016-03-04      浏览量:932






首饰加工厂的收发员、打磨工和保安员相互串通,用钯金替换铂金偷出厂外。本以为“手法高明”能瞒天过海,没想到在销赃时被罗湖东晓派出所民警逮个正着,四名嫌疑人被抓。
三名内鬼原形毕露
10月初,罗湖公安分局东晓派出所接群众举报,位于该辖区东昌路商业街的某打金店有收赃嫌疑。接报后,该所案件侦查队 副队长尹洪伟立即组织人员对该金店进行伏击侦查。10月14日晚8时许,三名男子鬼鬼祟祟进入该金店,引起了伏击民警的注意。三人在该金店门口四处看了看 之后,其中两人进入该店,另一人则一直站在门口“望风”。随后,进入店内的两名男子与该金店老板进行现金交易。伏击民警当即决定,将该三名可疑男子和店老 板带回派出所进行进一步审查。于是,就在该三人与店老板交易完成后,侦查人员进入该店将其全部控制。经当场清点,发现该三名男子将六枚铂金戒指半成品共计 38.75克销给该店老板,该店老板付给其现金人民币一万余元。
在东晓派出所,三名嫌疑男子起初拒不承认自己的身份和罪行,称只是朋友关系,该六枚铂金戒指半成品是其中一人自己的财 物,但又不能证明其合法来源。侦查人员随后对其真实身份信息进行核实,发现一个重大线索,三名男子同是罗湖水贝工业区凌×首饰珠宝公司的在职员工。民警经 过近一个小时的政策攻心和教育说服后,三名嫌疑人最终交代了相互串通合伙密谋盗窃厂内铂金的犯罪事实。
偷金方案“万无一失”
据三名嫌疑人胡某、闫某和龚某交待,他们都是20多岁的年轻人,同在凌×首饰珠宝公司上班。其中闫某是收发员,负责领 料并发放给打磨工进行加工,加工后收回并负责检验;胡某是打磨工,负责对原料进行加工打磨;而龚某则是厂里的保安,主要负责手持金属探测器监管厂里的工人 在进出时对其检查,避免厂里原料被带出。
23岁的嫌疑人胡某称,他从2003年开始就在水贝工业区某首饰加工厂负责金属加工,今年3月刚到凌×首饰珠宝公司做 打磨工,可以说有着丰富的“经验”。他说,所谓“近水楼台先得月”,打磨工是最直接最方便下手“偷金”的。但由于近年来不断的出现打磨工以各种方式“偷 金”的事件,厂方也在不断从各方面加大防范力度,避免原料从打磨工手中流失。尤其是打磨前收发员称重后下发,加工完上交后还要检验纯度和重量;离场时还要 经过保安金属探测器的全身检查。可以说,想要从厂里偷金出去是难上加难。胡某意识到,要想偷金,首先要过收发员和保安这两关。于是,胡某于今年国庆节时找 到厂里的收发员闫某和保安员龚某商量,说“工资那么低,搞点钱来花”,并提出合伙将厂里的铂金偷出来卖,三人一拍即合。
胡某还想到,要真正做到万无一失不被发现,不但要能够将金顺利带出厂外,还要加工时在原料上下功夫。于是,三人密谋出 一套“方案”:由收发员闫某领料后交给胡,胡在进厂时事先带入自备的钯金(钯金与铂金属同系金属,但比铂金的价格低),在打磨时,将自带的钯金与要加工的 铂金熔在一起进行打磨加工,这样即可替换出相应重量的铂金。加工完后再交回给闫某进行“检验”后合格,替换下来的铂金则交给保安员龚某,由龚某负责带出 厂。如此一来,加工的成品重量既不缺失,替换出的铂金又能顺利带出,可以说是神不知鬼不觉,真正做到“万无一失”。三人还说好,将金偷出后拿到打金店销 赃,获得的赃款三人平分。
销赃老板也被刑拘
于是,从10月1日到7日,三人就这样合伙前后将铂金偷出20余克,并于7日晚来到东昌路商业街随意找到一家打金店进 行销赃。在金店老板骆某询问这些铂金的来源时,三人直言不讳告知“是从厂里搞出来的”,骆某一听不但没有丝毫顾忌,竟然还说“以后搞的还拿来我这里卖”, 并付给三人赃款人民币8000余元。三人拿到平分的赃款后,更是有恃无恐,接下来的7天内又多次偷出并攒下铂金共38余克,两次销赃共获得赃款两万余元。 只是三人没有料到,就在第二次销赃时全部落网。
侦查人员随后联系上了凌×首饰珠宝公司的张厂长,在听到该情况后,张厂长大吃一惊,当晚进行盘点。经对成品的纯度进行 检验,厂内该月份共损失铂金60余克。据首饰厂相关负责人讲述,这种多工种员工串通合伙偷金的手段确实没想到,如果不是警方抓到嫌疑人后告知被偷,厂方确 实很难发现。警方提醒珠宝首饰厂加强内部防范,同时也提醒广大群众,面对特殊的工作岗位要时刻保持清醒的头脑,不要自作聪明铤而走险以身试法。
目前,三名嫌疑人已涉嫌盗窃被刑事拘留,打金店老板骆某也因明知是赃物仍为其销赃被警方刑事拘留。